峡口道士

  开元中,峡口多虎。往来舟船,皆被伤害。自后但是有船将下峡之时,即顶一人充饲虎,方举船无患。不然,则船中被害者众矣。自此成例,船留一人上岸饲虎。经数日,其后有一船,内皆豪强,数内有一人单穷,被众推出,令上岸饲虎。其人自度力不能拒,乃为出船,而谓诸人曰:“某贫穷,合为诸公代死,然人各有分定,苟不便为其所害,某别有恳诚,诸公能允许否?”

  众人闻其语言甚切,为之怆然而问曰:“尔有何事?”

  其人曰:“某今便上岸,寻其虎踪,当自别有计较。但恳为某留船滩下,至日午时若不来,即任船去也。”

  众人曰:“我等如今便泊船滩下,不止住今日午时,兼为尔留宿,俟明日若不来,船即去也。”

  言讫,船乃下滩。其人乃执一长柯斧,便上岸,入山寻虎,并不见有人踪,但见虎迹而已,林木深邃,其人乃见一路虎踪甚稠,乃更寻之。至一山隘;泥极甚,虎踪转多。更行半里,即见一大石室,又有一石床,见一道士在石床上而熟寐,架上有一张虎皮。其人意是变虎之所,乃蹑足,于架上取皮,执斧衣皮而立。道士忽惊觉,已失架上虎皮,乃曰:“吾合食妆,汝何窃吾皮?”

  其人曰:“我合食尔,尔何反有是言?”

  二人争竟,移时不已。道士词屈,乃曰:“君有罪于上帝,被谪在此为虎,令食一千人。吾今已食九百九十九人,唯欠汝一人,其数当足。吾今不幸,为汝窃皮,若不归,吾必须别更为虎,又食一千人矣。今有一计,吾与汝俱获两全,可乎?”

  其人曰:“可也。”

  道士曰:“汝今但执皮还船中,剪发及须鬓少许,剪指爪甲,兼头面脚手,及身上各沥少血二三升,以故衣三两事裹之。待吾到岸上,汝可抛皮与吾,吾取披已,化为虎,即将此物抛与吾取而食之,即与汝无异也。”

  其人遂披皮执斧而归。船中诸人惊讶,而备述其由。遂于船中,依虎所教待之。

  迟明,道士已在岸上,遂抛皮与之。道士取皮衣振迅,俄变成虎,哮吼跳踯,又抛衣与虎,乃啮食而去。自后便不闻有虎伤人。众言食人数足,自当归天去矣。

完善

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

App

© 2024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