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物类

  事属暖昧,要思回护他,着不得一点攻讦的念头。人属寒微,要思矜礼他,着不得一毫傲睨的气象。

  凡一事而关人终身,纵确见实闻,不可着口;凡一语而伤我长厚,虽闲谈酒谑,慎勿形言。

  严着此心以拒外诱,须如一团烈火,遇物即烧;宽着此心以待同群,须如一片春阳,无人不暖。

  持己当从无过中求,有过非独进德,亦且免患;待人当于有过中求,无过非但存厚,亦且解怨。

  事后而议人得失,吹毛索垢,不肯丝毫放宽,试思己当其局,未必能效彼万一。旁观而论人短长,抉隐摘微,不留些须余地,试思己受其毁,未必能安意顺承。

  遇事只一味镇定从容,虽纷若乱丝,终当就绪;待人无半毫矫伪欺诈,纵狡如山鬼,亦自献诚。

  公生明,诚生明,从容生明。 

  人好刚,我以柔胜之;人用术,我以诚感之;人使气,我以理屈之。

  柔能制刚,遇赤子而贲育失其勇;讷能屈辩,逢喑者而仪秦拙于词。

  困天下之智者,不在智而在愚;穷天下之辩者,不在辩而在讷;伏天下之勇者,不在勇而在怯。

  以耐事了天下之多事,以无心息天下之争心。

  何以息谤?曰:无辩。何以止怨?曰:不争。

  人之谤我也,与其能辩,不如能容;人之侮我也,与其能防,不如能化。

  是非窝里,人用口,我用耳;热闹场中,人向前,我落后。

  观世间极恶事,则一眚一慝,尽可优容;念古来极冤人,则一毁一辱,何须计较。

  彼之理是,我之理非,我让之;彼之理非,我之理是,我容之。

  能容小人是大人,能培薄德是厚德。

  我不识何等为君子,但看每事肯吃亏的便是;我不识何等为小人,但看每事好便宜的便是。

  律身惟廉为宜,处世以退为尚。

  以仁义存心,以勤俭作家,以忍让接物。

  径路窄处,留一步与人行;滋味浓处,减三分让人嗜。

  任难任之事,要有力而无气;处难处之人,要有知而无言。

  穷寇不可追也,遁辞不可攻也,贫民不可威也。

  祸莫大于不仇人而有仇人之辞色,耻莫大于不恩人而诈恩人之状态。

  恩怕先益后损,威怕先松后紧。

  善用威者不轻怒,善用恩者不妄施。

  宽厚者,毋使人有所恃;精明者,不使人有所容。

  事有知其当变而不得不因者,善救之而已矣;人有知其当退而不得不用者,善驭之而已矣。

  轻信轻发,听言之大戒也;愈激愈厉,责善之大戒也。

  处事须留余地,责善切戒尽言。

  施在我有余之惠则可以广德,留在人不尽之情则可以全交。

  古人爱人之意多,故人易于改过,而视我也常亲,我之教益易行。今人恶人之意多,故人甘于自弃,而视我也常仇,我之言必不入。

  喜闻人过,不若喜闻己过;乐道己善,何如乐道人善。

  听其言必观其行,是取人之道;师其言不问其行,是取善之方。

  论人之非,当原其心,不可徒泥其迹;取人之善,当据其迹,不必深究其心。

  小人亦有好处,不可恶其人,并没其是;君子亦有过差,不可好其人,并饰其非。

  小人固当远然,断不可显为仇敌;君子固当亲然,亦不可曲为附和。

  待小人宜宽,防小人宜严。

  闻恶不可遽怒,恐为谗人泄忿;闻善不可就亲,恐引奸人进身。

  先去私心,而后可以治公事;先平己见,而后可以听人言。

  修己以清心为要,涉世以慎言为先。

  恶莫大于纵己之欲,祸莫大于言人之非。

  人生惟酒色机关,须百炼此身成铁汉;世上有是非门户,要三缄其口学金人。

  工于论人者,察己常阔疏;狃于讦直者,发言多弊病。

  人情每见一人,始以为可亲,久而厌生,又以为可恶;非明于理而复体之以情,未有不割席者。人情每处一境,始以为甚乐,久而厌生,又以为甚苦;非平其心而复济之以养,未有不思迁者。

  观富贵人,当观其气概,如温厚和平者,则其荣必久,而其后必昌。观贫贱人,当观其度量,如宽宏坦荡者,则其福必臻,而其家必裕。

  宽厚之人,吾师以养量;缜密之人,吾师以炼识;慈惠之人,吾师以御下;俭约之人,吾师以居家;明通之人,吾师以生慧;质朴之人,吾师以藏拙;才智之人,吾师以应变;缄默之人,吾师以存神;谦恭善下之人,吾师以亲师友;博学强识之人,吾师以广见闻。

  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与,达视其所举,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

  取人之直恕其戆,取人之朴恕其愚,取人之介恕其隘,取人之敬恕其疏,取人之辩恕其肆,取人之信恕其拘。

  遇刚鲠人,须耐他戾气;遇俊逸人,须耐他妄气;遇朴厚人,须耐他滞气;遇佻达人,须耐他浮气。

  人褊急,我受之以宽宏;人险仄,我待之以坦荡。

  奸人诈而好名,他行事有确似君子处;迂人执而不化,其决裂有甚于小人时。

  持身不可太皎洁,一切污辱垢秽,要茹纳得;处世不可太分明,一切贤愚好丑,要包容得。

  宇宙之大,何物不有?使择物而取之,安得别立宇宙,置此所舍之物?!人心之广,何人不容?使择人而好之,安有别个人心,复容所恶之人?!

  德盛者其心和平,见人皆可取,故口中所许可者多;德薄者其心刻傲,见人皆可憎,故目中所鄙弃者众。

  律己宜带秋气,处世须带春风。

  善处身者,必善处世,不善处世,贼身者也;善处世者,必严修身,不严修身,媚世者也。

  爱人而人不爱,敬人而人不敬,君子必自反也;爱人而人即爱,敬人而人即敬,君子益加谨焉。

  人若近贤良,譬如纸一张,以纸包兰麝,因香而得香;人若近邪友,譬如一枝柳,以柳贯鱼鳖,因臭而得臭。

  人未己如,不可急求其知;人未己合,不可急与之合。

  落落者难合,一合便不可离;欣欣者易亲,乍亲忽然成怨。

  能媚我者,必能害我,宜加意防之;肯规予者,必肯助予,宜倾心听之。

  出一个大伤元气进士,不如出一个能积阴德平民;交一个读破万卷邪士,不如交一个不识一字端人。

  无事时埋藏着许多小人,多事时识破了许多君子。

  一种人难悦亦难事,只是度量褊狭,不失为君子;一种人易事亦易悦,这是贪污软弱,不免为小人。

  大恶多从柔处伏,须防绵里之针;深雠常自爱中来,宜防刀头之蜜。

  惠我者小恩,携我为善者大恩;害我者小雠,引我为不善者大雠。

  毋受小人私恩,受则恩不可酬;毋犯士夫公怒,犯则怒不可救。

  喜时说尽知心,到失欢须防发泄;恼时说尽伤心,恐再好自觉羞惭。

  盛喜中勿许人物,盛怒中勿答人书。

  顽石之中良玉隐焉,寒灰之中星火寓焉。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对痴人莫说梦话,防所误也;见短人莫说矮话,避所忌也。

  面谀之词,有识者未必悦心;背后之议,受憾者常若刻骨。

  攻人之恶毋太严,要思其堪受;教人以善毋过高,当使其可从。

  互乡童子则进之,开其善也;阙党童子则抑之,勉其学也。

  不可无不可一世之识,不可有不可一人之心。

  事有急之不白者,缓之或自明,毋急躁以速其戾;人有操之不从者,纵之或自化,毋苛刻以益其顽。

  遇矜才者,毋以才相矜,但以愚敌其才,便可压倒;遇炫奇者,毋以奇相炫,但以常敌其奇,便可破除。

  直道事人,虚衷御物。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不愧我心。

  不近人情,举足尽是危机;不体物情,一生俱成梦境。

  己性不可任,当用逆法制之,其道在一忍字;人性不可拂,当用顺法调之,其道在一恕字。

  仇莫深于不体人之私,而又苦之;祸莫大于不讳人之短,而又讦之。

  辱人以不堪,必反辱;伤人以已甚,必反伤。

  处富贵之时,要知贫贱的痛痒;值少壮之日,须念衰老的辛酸;入安乐之场,当体患难人景况;居旁观之地,要谅局内人苦心。

  临事须替别人想,论人先将自己想。

  欲胜人者先自胜,欲论人者先自论,欲知人者先自知。

  待人三自反,处世两如何。

  待富贵人,不难有礼而难有体;待贫贱人,不难有恩而难有礼。

  对愁人勿乐,对哭人勿笑,对失意人勿矜。

  见人背语,勿倾耳窃听;入人之室,勿侧目旁观;到人案头,勿信手乱翻。

  不蹈无人之室,不入有事之门,不处藏物之所。

  俗语近于市,纤语近于娼,诨语近于优。

  闻君子议论,如啜苦茗,森严之后,甘芳溢颊;闻小人言语,如嚼糖霜,爽美之后,寒冰凝胸。

  凡为外所胜者,皆内不足;凡为邪所夺者,皆正不足。

  存乎天者,于我无与也,穷通得丧,吾听之而已;存乎我者,于人无与也,毁誉是非,吾置之而已。

  小人乐闻君子之过,君子耻闻小人之恶。

  慕人善者,勿问其所以善,恐拟议之念生,而效法之念微矣;济人穷者,勿问其所以穷,恐憎恶之心生。而恻隐之心泯矣。

  时穷势蹙之人,当原其初心;功成名立之士,当观其末路。

  踪多历乱,定有必不得已之私;言到支离,才是无可奈何之处。

  惠不在大,在乎当厄;怨不在多,在乎伤心。

  毋以小嫌疏至戚,毋以新怨忘旧恩。

  两惠无不释之怨,两求无不合之交,两怒无不成之祸。

  古之名望相近则相得,今之名望相近则相妒。

完善

圣人之为国也,观俗立法则治,察国事本则宜。

扫码关注公众号,精选古语每日推送。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