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龙堂灵会录

  吴江有龙王堂,堂,盖庙也,所以奉事香火,故谓之堂。或以为右崖陡出,若塘岸焉,故又谓之龙王塘。其地左吴淞而右太湖,风涛险恶,众水听汇,过者必致敬于庙庭而后行,夙著灵异,具载于范石湖所编《吴郡志》。元统间,闻生子述者,以歌诗鸣于吴下。因过其处,适值龙挂,乃白龙也,毊鬣下垂,如一玉住,鳞甲照耀,如明镜数百片;转侧于乌云之内,良久而没。子述自以为平生奇观,莫之能及。雨止,登庙,周览既毕,乃题古风一章于庑下曰:

  龙王之堂龙作主,栋宇青红照江渚,岁时奉事孰敢违,求晴得晴雨得雨。平生好奇无与侔,访水寻山遍吴楚,扁舟一叶过垂虹,濯足沧浪浣尘土。神龙有心慰劳苦,变化凤云快观睹,毊尾蜿蜒玉柱垂,鳞甲光芒银镜舞。村中稽首朝翁姥,船上燃香拜商贾,共说神龙素有灵,降福除灾敢轻侮!我登龙堂共龙语,至诚感格龙应许。汲挽湖波作酒浆,采掇江花当肴脯。大字淋漓写庭户,过者惊疑居者怒。世间不识谪仙人,笑别神龙指归路。

  题毕,回舟,卧于蓬下。忽有鱼头鬼身者,自庙而来,施礼于前曰:“龙王奉邀。”子述曰:“龙玉处于水府,贱子游于尘世,风马牛之不相及也。虽有严命,何以能至!”鱼头者曰:“君毋苦,但请瞑目,少顷即当至矣。”子述如言,但闻风水声,久之,惭止,开目,则见殿宇峥嵘,仪卫森列,寒光逼人,不可睇视,真所谓水晶宫也。王闻其至,冠眼剑珮而出,延之上阶,致谢曰:“日间蒙惠高作,伺旨既佳,笔势又妙,庙庭得此,光彩倍增。是以屈君至此,欲得奉酬。”坐未定,阍者传言客至,王遽出门迎接。见有三人同入,其一高冠巨履,威仪简重;其一乌帽青裘,风度潇洒;其—则葛巾野服而已。分次而坐。王谓子迷曰:“君不识三客乎?乃越范相国,晋张使君,唐陆处士耳,世所渭吴地三高是也。”王对三客言子述题诗之事,俱各传观,称赞不已。王曰:“诗人远临,贵客偕至,赏心乐事,不期而同。”即命左右设宴于中堂,凡铺陈之物,饮馔之味,皆非人世所有。酒至,方欲饮,阍者奔入曰:“吴大夫伍君在门。”王急起迎之。既入,范相国犹据首席,不能谦避。伍君勃然变色而谓王曰:“此地乃吴国之境,王乃吴地之神,吾乃吴国之忠臣,彼乃吴国之仇人也。吴俗无知,妄以三高为目,立亭馆以奉之。王又延之入室,置之上座,曩日吞吴之恨,宁忍忘之耶?”即数范相国:“汝有三大罪,而人罔知,故千载之下,得以欺世而盗名。吾今为汝一白之,使大奸无所容,大恶不得隐矣!”相国默然,请闻其说。乃曰:“昔勾践志于复仇,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以此战伐,孰能御之?何至假负薪之女,为诲淫之事,出此鄙计,不以为惭。吴既已亡,又不能除去尤物,反与共载而去。昔太公蒙面以斩妲己,高颎违令而诛丽华,以此方之,孰得孰失?是谋国之不臧也。既已灭吴,以勾践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同逸乐,浮海而去,以书遗大夫种云:‘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子可以去矣。’夫自不能事君,又诱其臣与之偕去,令其主孤立于上,国空无人,于心安乎?昔鲍叔之荐管仲,萧何之追韩信,以此方之,轨是孰非?是事君之不忠也。既已去位,本求高蹈。何乃聚敛积实。耕于海滨,父子力作,以营千金,屡散而复积,此欲何为哉?昔鲁仲连辞金而不受,张于房辟谷而远引,以此方之,孰贤孰愚?是持身之不廉也。负此三大罪,安得居吾之上乎?”相国面色如土,不敢出声。久之,乃曰:“子之罪我则然矣!愿闻子之所事。”伍君曰:“吾以家族之不幸。遍游诸国,不避艰险,终能用吴以复父兄之仇,又能为夫盖复父之仇,则孝为有余矣。事吴至死不去,以毕志于其君,虽遭属镂之惨,终无怨词,则忠为有余矣。君不终用,至于临死,又能逆料沼吴之祸,而为身后之忧,则智为有余矣。使吾尚在,则会稽之栖,下可以复振;欈李之战,不可以诡胜;而越之君臣将不暇于朝食,又焉能得志于吾国乎?盖尝论之,吴之亡不在于西子之进,而在于吾之被谗,越之霸不在于种、蠡之用,而在于吾之受戮。吾若不死,则苎萝之妹,适足为后宫之娱;荣楯之华,适足为前殿之夸,姑苏之台,麋鹿岂可得游;至德之庙,禾黍岂至于遽生哉!惟自残其骨骾,自害其股肱,故仇人得以乘其机,敌国得以投其隙,盖有幸而然耳。岂子代国之功,谋国之策乎?”相国辞塞,乃虚位以让之。伍君遂据其上,相国居第二位,第三、第四位则张使君、陆处士,子述居第五,王坐于末席。已而酒行乐作。王请坐客各赋诗歌以为乐。伍君乃左抚剑,右击盆,朗朗而作歌曰:

  驾艅艎之长舟兮,览吴会之故都。怅馆娃之无人兮,麋鹿游于姑苏。忆吴子之骤强兮,盖得人以为任。战柏举而入楚兮,盟黄池而服晋。何用贤之不终兮,乃自坏其长城。洎雨东而乞死兮,始踯躅而哀鸣。泛鸱夷于江中兮,驱白马于潮头。眄胥山之旧庙兮,挟天风而远游。龙宫鬱其嵯峨兮,水殿开而宴会。日既吉而辰良兮,接宾朋之冠珮。莫椒浆而酌桂醑兮,击金钟而戛鸣球。湘妃汉女出歌舞兮,瑞雾霭而祥烟浮。夜迢迢而未央兮,心摇摇而易醉。抚忙剑而作歌兮,聊以泄千古不平之气。

  歌竟,范相国持杯而咏诗曰:

  霸越平吴,扁舟五湖,昂昂之鹤,泛泛之鳬。

  功成身退,辞荣避位,良弓既藏,黄金曷铸?

  万岁千秋,魂魄来游,今夕何夕,于此淹留!

  吹笙击鼓,罗列樽俎,妙女娇娃,载歌载舞,

  有酒如河,有肉如坡,相对不乐,日月几何?

  金樽翠爵,为君斟酌,后会未期,且此欢谑。

  张使君亦倚席而吟侍曰:

  驱车适故国,挂席来东吴。西风旦夕起,飞尘满皇都。

  人生在世间,贵乎得所图。问渠华亭鹤,何似松江鲈?

  岂意千年后,高名犹不孤。鬱鬱神灵府,济济英俊徒。

  华筵列玳瑁,美酝倾醍醐。妙舞蹑珠履,狂吟扣金壶。

  顾余复何人?亦得同歌呼。作诗记胜事,流传遍江湖。

  陆处士遂离席而陈诗曰:

  生计萧条具一船,笔床茶灶共周旋。

  但笼甫里能言鸭,不钓襄江缩项鳊。

  鼓瑟吹笙传盛事,倒冠落珮预华筵。

  何须温峤燃犀照,已被旁人作话传。

  子述乃制长短句一篇,献于座间曰:

  江湖之渊,神物所居,

  珠宫贝阙,与世不殊。

  黄金作屋瓦,白玉为门枢,

  屏开玳瑁甲,槛植珊瑚珠。

  祥云瑞霭相扶舆,上通三光下八区,

  自非冯夷与海若,孰得于此久踌躇!

  高堂开宴罗宾主,礼数繁多冠冕聚,

  忙呼玉女捧牙盘,催唤神娥调翠釜。

  长鲸鸣,巨蛟舞,鳖吹笙,鼍击鼓。

  骊颔之珠照樽俎,虾须之帘挂廊庑。

  八音迭奏杂仙韶,宫商响切逼云霄,

  湘妃姊妹抚瑶瑟,秦家公主来吹萧。

  麻姑碎擘麒麟脯,洛妃斜拂凤凰翘,

  天吴紫凤颠倒而奔走,金支翠旗缥缈而动摇。

  胥山之神余所慕,曾谒神祠拜神墓。

  相国不改古衣冠,使君犹存晋风度。

  座中更有天随生,口食杞菊骨骼清,

  平生梦想不可见,岂期一旦皆相迎。

  主人灵圣尤难测,驱驾风云归顷刻,

  周游八极隘四溟,固知不是池中物。

  鲰生何幸得遭逢,坐令槁朽生华风!

  待以天厨八珍之异馔,饮以仙府九酝之深鍾。

  唾壶缺,麇柄折,醉眼生花双耳热。

  不來洲畔采明珠,不去波间摸明月,

  但将诗旬写鲛绡,留向龙宫记奇绝。

  歌咏俱毕,觥筹交错。但闻水村喔喔晨鸡鸣,山寺隆隆晓钟击。伍君先别,三高继往。王以红珀盘捧照乘之珠,碧瑶箱盛开水之角,馈赠于子述,命使送还。抵舟,则东方洞然,水路明朗,乃于中流稽首庙堂而去。

完善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公众号

© 2023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