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政类

  眼前百姓即儿孙,莫谓百姓可欺,且留下儿孙地步;堂上一官称父母,漫道一官好做,须尽些父母恩情。

  善体黎庶情,此谓民之父母;广行阴骘事,以能保我子孙。

  封赠父祖易得也,无使人唾骂,父祖难得也。恩荫子孙易得也,无使我毒害,子孙难得也。

  洁己方能不失己,爱民所重在亲民。

  国家立法,不可不严。有司行法,不可不恕。

  严以驭役而宽以恤民,极于扬善而勇于去奸,缓于催科而勤于抚字。

  催科不扰,催科中抚字;刑罚不差,刑罚中教化。

  刑罚当宽处即宽,黎庶皆上天儿女。财用可省时便省,丝毫皆下民脂膏。

  居家为妇女们爱怜,朋友必多怒色。做官为左右人欢喜,百姓定有怨声。

  官不必尊显,期于无负国法。道不必博施,要在有裨民物。

  禄岂须多,防满则退。年不待暮,有疾便辞。

  天非私富一人,托以众贫者之命;天非私贵一人,托以众贱者之身。

  在世一日要做一日好人,为官一日要行一日好事。

  贫贱人栉风沐雨,万苦千辛,自家血汗自家消受,天之鉴察犹恕;富贵人衣税食租,担爵受禄,万民血汗一人消受,天之督责更严。

  平日诚以治民而民信之,则凡有事于民,无不应矣;平日诚以事天而天信之,则凡有祷于天,无不应矣。

  平民肯种德施惠,便是无位底卿相;士夫徒贪权希宠,竟成有爵底乞儿。

  无功而食,雀鼠是已;肆害而食,虎狼是已。

  毋矜清而傲浊,毋慎大而忽小,毋勤始而怠终。

  勤能补拙,俭以养廉。

  居官廉,人以为百姓受福,予以为钖福于子孙者不浅也,曾见有约己裕民者后代不昌大耶?!居官浊,人以为百姓受害,予以为贻害于子孙者不浅也,曾见有瘠众肥家者历世得久长耶?!

  以林皋安乐懒散心做官,未有不荒怠者;以在家治生营产心做官,未有不贪鄙者。

  念念用之民生,则为吉士;念念用之套数,则为俗吏;念念用之身家。则为贼臣。

  古之从仕者养人,今之从仕者养己。

  古之居官也,在下民身上做工夫;今之居官也,在上官眼底做工夫。

  在家者不知有官,方能守分;在官者不知有家,方能尽分。

  君子当官任职,不计难易,而志在济人,故动辄成功;小人苟禄营私,只任便安,而意在利己,故动多败事。

  职业是当然底,每日做他不尽,莫要认作假。权势是偶然底,有日还他主者,莫要认作真。

  一切人为恶,犹可言也,惟读书人不可为恶;读书人为恶,更无教化之人矣!一切人犯法,犹可言也,惟做官人不可犯法;做官人犯法,更无禁治之人矣!

  士大夫济人利物,宜居其实,不宜居其名,居其名则德损。士大夫忧国为民,当有其心,不当有其语,有其语则毁来。

  以处女之自爱者爱身,以严父之教子者教士。

  执法如山,守身如玉,爱民如子,去蠹如仇。

  陷一无辜,与操刀杀人者何别?释一大憝,与纵虎伤人者无殊!

  针芒剌手,茨棘伤足,举体痛楚;刑惨百倍于此,可以喜怒施之乎?虎豹在前,坑阱在后,百般呼号;狱犴何异于此,可使无辜坐之乎?

  官虽至尊,决不可以人之生命,佐己之喜怒。官虽至卑,决不可以己之名节,佐人之喜怒。

  听断之官,成心必不可有;任事之官,成算必不可无。

  无关紧要之票,概不标判,则吏胥无权。不相交涉之人,概不往来,则关防自密。

  无辜牵累难堪,非紧要,祗须两造对质,保全多少身家。疑案转移甚大,无确据,便当末减从宽,休养几人性命。

  呆子之患,深于浪子,以其终无转智。昏官之害,甚于贪官,以其狼籍及人。

  官肯着意一分,民受十分之惠。上能吃苦一点,民沾万点之恩。

  礼繁则难行,卒成废阁之书。法繁则易犯,更其灭裂之祸。

  善启迪人心者,当因其所明而渐通之,毋强开其所闭。善移易风俗者,当因其所易而渐反之,毋强矫其所难。

  非甚不便于民,且莫妄更;非大有益于民,则莫轻举。

  情有可通,旧有者不必过裁抑,免生寡恩之怨;事在得已,旧无者不必妄增设,免开多事之门。

  为前人者,无干誉矫情,立一切不可常之法,以难后人。为后人者,无矜能露迹,为一朝即改革之政,以暴前人。

  事在当因,不为后人开无故之端;事在当革,毋使后人长不救之祸。

  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谋之;利在一时勿谋也,利在万世者谋之。

  莫为婴儿之态而有大人之器,莫为一身之谋而有天下之志,莫为终身之计而有后世之虑。

  用三代以前见识,而不失之迂;就三代以后家数,而不邻于俗。

  大智兴邦,不过集众思;大愚误国,只为好自用。

  吾爵益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益小;吾禄益厚,吾施益博。

  安民者何?无求于民,则民安矣。察吏者何?无求于吏,则吏察矣。

  不可假公法以报私仇,不可假公法以报私德。

  天德只是个无我,王道只是个爱人。

  惟有主,则天地万物自我而立;必无私,斯上下四旁咸得其平。

  治道之要在知人,君德之要在体仁,御臣之要在推诚,用人之要在择言,理财之要在经制,足用之要在薄敛,除寇之要在安民。

  未用兵时,全要虚心用人;既用兵时,全要实心活人。

  天下不可一日无君,故夷齐非汤武明臣道也,不然,则乱臣接踵而难为君。天下不可一日无民,故孔孟是汤武明君道也,不然,则暴君接踵而难为民。

  庙堂之上,以养正气为先;海宇之内,以养元气为本。

  政令之所重者人才,国家之所重者元气。

完善

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

公众号

© 2021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