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二十三章

  愍怀太子遹,字熙祖,惠帝长子,母曰谢才人。幼而聪慧,武帝爱之,恆在左 右。尝与诸皇子共戏殿上,惠帝来朝,执诸皇子手,次至太子,帝曰:“是汝兒也。” 惠帝乃止。宫中尝夜失火,武帝登楼望之。太子时年五岁,牵帝裾入暗中。帝问其 故,太子曰:“暮夜仓卒,宜备非常,不宜令照见人君也。”由是奇之。尝从帝观 豕牢,言于帝曰:“豕甚肥,何不杀以享士,而使久费五谷?”帝嘉其意,即使烹 之。因抚其背,谓廷尉傅祗曰:“此兒当兴我家。”尝对群臣称太子似宣帝,于是 令誉流于天下。

  时望气者言广陵有天子气,故封为广陵王,邑五万户。以刘寔为师,孟珩为友, 杨准、冯荪为文学。惠帝即位,立为皇太子。盛选德望以为师傅,以何劭为太师, 王戎为太傅,杨济为太保,裴楷为少师,张华为少傅,和峤为少保。元康元年,出 就东宫,又诏曰:“遹尚幼蒙,今出东宫,惟当赖师傅群贤之训。其游处左右,宜 得正人使共周旋,能相长益者。”于是使太保卫瓘息庭、司空泰息略、太子太傅杨 济息毖、太子少师裴楷息宪、太子少傅张华息祎、尚书令华暠息恆与太子游处,以 相辅导焉。

  及长,不好学,惟与左右嬉戏,不能尊敬保傅。贾后素忌太子有令誉,因此密 敕黄门阉宦媚谀于太子曰:“殿下诚可及壮时极意所欲,何为恆自拘束?”每见喜 怒之际,辄叹曰:“殿下不知用威刑,天下岂得畏服!”太子所幸蒋美人生男,又 言宜隆其赏赐,多为皇孙造玩弄之器,太子从之。于是慢弛益彰,或废朝侍,恆在 后园游戏。爱埤车小马,令左右驰骑,断其鞅勒,使堕地为乐。或有犯忤者,手自 捶击之。性拘小忌,不许缮壁修墙,正瓦动屋。而于宫中为市,使人屠酤,手揣斤 两,轻重不差。其母本屠家女也,故太子好之。又令西园卖葵菜、蓝子、鸡、面之 属,而收其利。东宫旧制,月请钱五十万,备于众用,太子恆探取二月,以供嬖宠。 洗马江统陈五事以谏之,太子不纳,语在《统传》中。舍人杜锡以太子非贾后所生, 而后性凶暴,深以为忧,每尽忠规劝太子修德进善,远于谗谤。太子怒,使人以针 著锡常所坐氈中而剌之。

  太子性刚,知贾谧恃后之贵,不能假借之。谧至东宫,或舍之而于后庭游戏。 詹事裴权谏曰:“贾谧甚有宠于中宫,而有不顺之色,若一旦交构,大事去矣。宜 深自谦屈,以防其变,广延贤士,用自辅翼。”太子不能从。初,贾后母郭槐欲以 韩寿女为太子妃,太子亦欲婚韩氏以自固。而寿妻贾午及后皆不听,而为太子聘王 衍小女惠风。太子闻衍长女美,而贾后为谧聘之,心不能平,颇以为言。谧尝与太 子围棋,争道,成都王颖见而诃谧,谧意愈不平,因此谮太子于后曰:“太子广买 田业,多畜私财以结小人者,为贾氏故也。密闻其言云:‘皇后万岁后,吾当鱼肉 之。’非但如是也,若宫车晏驾,彼居大位,依杨氏故事,诛臣等而废后于金墉, 如反手耳。不如早为之所,更立慈顺者以自防卫。”后纳其言,又宣扬太子之短, 布诸远近。于时朝野咸知贾后有害太子意。中护军赵俊请太子废后,太子不听。

  九年六月,有桑生于宫西厢,日长尺余,数日而枯。十二月,贾后将废太子, 诈称上不和,呼太子入朝。既至,后不见,置于别室,遣婢陈舞赐以酒枣,逼饮醉 之。使黄门侍郎潘岳作书草,若祷神之文,有如太子素意,因醉而书之,令小婢承 福以纸笔及书草使太子书之。文曰:“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中宫又 宜速自了;不了,吾当手了之。并谢妃共要克期而两发,勿疑犹豫,致后患。茹毛 饮血于三辰之下,皇天许当扫除患害,立道文为王,蒋为内主。愿成,当三牲祠北 君,大赦天下。要疏如律令。”太子醉迷不觉,遂依而写之,其字半不成。既而补 成之,后以呈帝。帝幸式乾殿,召公卿入,使黄门令董猛以太子书及青纸诏曰: “遹书如此,今赐死。”遍示诸公王,莫有言者,惟张华、裴頠证明太子。贾后使 董猛矫以长广公主辞白帝曰:“事宜速决,而群臣各有不同,若有不从诏,宜以军 法从事。”议至日西不决。后惧事变,乃表免太子为庶人,诏许之。于是使尚书和 郁持节,解结为副,及大将军梁王肜、镇东将军淮南王允、前将军东武公澹、赵王 伦、太保何劭诣东宫,废太子为庶人。是日太子游玄圃,闻有使者至,改服出崇贤 门,再拜受诏,步出承华门,乘粗犊车。澹以兵仗送太子妃王氏、三皇孙于金墉城, 考竟谢淑妃及太子保林蒋俊。明年正月,贾后又使黄门自首,欲与太子为逆。诏以 黄门首辞班示公卿。又遣澹以千兵防送太子,更幽于许昌宫之别坊,令治书御史刘 振持节守之。先是,有童谣曰:“东宫马子莫聋空,前至腊月缠汝閤。”又曰: “南风起兮吹白沙,遥望鲁国郁嵯峨,千岁髑髅生齿牙。”南风,后名;沙门,太 子小字也。

  初,太子之废也,妃父王衍表请离婚。太子至许,遗妃书曰:“鄙虽顽愚,心 念为善,欲尽忠孝之节,无有恶逆之心。虽非中宫所生,奉事有如亲母。自为太子 以来,敕见禁检,不得见母。自宜城君亡,不见存恤,恆在空室中坐。去年十二月, 道文疾病困笃,父子之情,实相怜愍。于时表国家乞加徽号,不见听许。疾病既笃, 为之求请恩福,无有恶心。自道文病,中宫三遣左右来视,云:‘天教呼汝。’到 二十八日暮,有短函来,题言东宫发,疏云:‘言天教欲见汝。’即便作表求入。 二十九日早入见国家,须臾遣至中宫。中宫左右陈舞见语:‘中宫旦来吐不快。’ 使住空屋中坐。须臾中宫遣陈舞见语:‘闻汝表陛下为道文乞王,不得王是成国耳。’ 中宫遥呼陈舞:‘昨天教与太子酒枣。’便持三升酒、大盘枣来见与,使饮酒啖枣 尽。鄙素不饮酒,即便遣舞启说不堪三升之意。中宫遥呼曰:‘汝常陛下前持酒可 喜,何以不饮?天与汝酒,当使道文差也。’便答中宫:‘陛下会同一日见赐,故 不敢辞,通日不饮三升酒也。且实未食,恐不堪。又未见殿下,饮此或至颠倒。’ 陈舞复传语云:‘不孝那!天与汝酒饮,不肯饮,中有恶物邪?’遂可饮二升,余 有一升,求持还东宫饮尽。逼迫不得已,更饮一升。饮已,体中荒迷,不复自觉。 须臾有一小婢持封箱来,云:‘诏使写此文书。’鄙便惊起,视之,有一白纸,一 青纸。催促云:‘陛下停待。’又小婢承福持笔研墨黄纸来,使写。急疾不容复视, 实不觉纸上语轻重。父母至亲,实不相疑,事理如此,实为见诬,想众人见明也。”

  太子既废非其罪,众情愤怨。右卫督司马雅,宗室之疏属也,与常从督许超并 有宠于太子,二人深伤之,说赵王伦谋臣孙秀曰:“国无适嗣,社稷将危,大臣之 祸必起。而公奉事中宫,与贾后亲密,太子之废,皆云豫知,一旦事起,祸必及矣。 何不先谋之!”秀言于赵王伦,伦深纳焉。计既定,而秀说伦曰:“太子为人刚猛, 若得志之日,必肆其情性矣。明公素事贾后,街谈巷议,皆以公为贾氏之党。今虽 欲建大功于太子,太子虽将含忍宿忿,必不能加赏于公,当谓公逼百姓之望,翻覆 以免罪耳。若有瑕衅,犹不免诛。不若迁延却期,贾后必害太子,然后废贾后,为 太子报仇,犹足以为功,乃可以得志。”伦然之。秀因使反间,言殿中人欲废贾后, 迎太子。贾后闻之忧怖,乃使太医令程据合巴豆杏子丸。三月,矫诏使黄门孙虑斋 至许昌以害太子。初,太子恐见鸩,恆自煮食于前。虑以告刘振,振乃徙太子于小 坊中,绝不与食,宫中犹于墙壁上过食与太子。虑乃逼太子以药,太子不肯服,因 如厕,虑以药杵椎杀之,太子大呼,声闻于外。时年二十三。将以庶人礼葬之,贾 后表曰:“遹不幸丧亡,伤其迷悖,又早短折,悲痛之怀,不能自己。妾私心冀其 刻肌刻骨,更思孝道,规为稽颡,正其名号。此志不遂,重以酸恨。遹虽罪在莫大, 犹王者子孙,便以匹庶送终,情实怜愍,特乞天恩,赐以王礼。妾诚暗浅不识礼义, 不胜至情,冒昧陈闻。”诏以广陵王礼葬之。

  及贾庶人死,乃诛刘振、孙虑、程据等,册复太子曰:“皇帝使使持节、兼司 空、卫尉伊策故皇太子之灵曰:呜呼!维尔少资岐嶷之质,荷先帝殊异之宠,大启 土宇,奄有淮陵。朕奉遵遗旨,越建尔储副,以光显我祖宗。祗尔德行,以从保傅, 事亲孝敬,礼无违者。而朕昧于凶构,致尔于非命之祸,俾申生、孝己复见于今。 赖宰相贤明,人神愤怨,用启朕心,讨厥有罪,咸伏其辜。何补于荼毒冤魂酷痛哉? 是用忉怛悼恨,震动于五内。今追复皇太子丧礼,反葬京畿,祠以太牢。魂而有灵, 尚获尔心。”帝为太子服长子斩衰,群臣齐衰,使尚书和郁率东宫官属具吉凶之制, 迎太子丧于许昌。

  丧之发也,大风雷电,帏盖飞裂。又为哀策曰:“皇帝临轩,使洗马刘务告于 皇太子之殡曰:咨尔遹!幼禀英挺,芬馨诞茂。既表髫龀,高明逸秀。昔尔圣祖, 嘉尔淑美。显诏仍崇,名振同轨。是用建尔储副,永统皇基。如何凶戾潜构,祸害 如兹!哀感和气,痛贯四时。呜呼哀哉!尔之降废,实我不明。牝乱沈[C102],衅 结祸成。尔之逝矣,谁百其形?昔之申生,含枉莫讼。今尔之负,抱冤于东。悠悠 有识,孰不哀恸!壶关干主,千秋悟己。异世同规,古今一理。皇孙启建,隆祚尔 子。虽悴前终,庶荣后始。窀穸既营,将宁尔神。华髦电逝,戎车雷震。芒芒羽盖, 翼翼缙绅。同悲等痛,孰不酸辛!庶光来叶,永世不泯。”谥曰愍怀。六月己卯, 葬于显平陵。帝感阎缵之言,立思子台,故臣江统、陆机并作诔颂焉。太子三子: [A170]、臧、尚,并与父同幽金墉。

  [A170]字道文,永康元年正月,薨。四月,追封南阳王。

  臧字敬文。永康元年四月,封临淮王。己巳,诏曰:“咎征数发,奸回作变, 遹既逼废,非命而没。今立臧为皇太孙。还妃王氏以母之,称太孙太妃。太子官属 即转为太孙官属。赵王伦行太孙太傅。”五月,伦与太孙俱之东宫,太孙自西掖门 出,车服侍从皆愍怀之旧也。到铜驼街,宫人哭,侍从者皆哽咽,路人抆泪焉。桑 复生于西厢,太孙废,乃枯。永宁元年正月,赵王伦篡位,废为濮阳王,与帝俱迁 金墉,寻被害。太安初,追谥曰哀。

  尚字敬仁。永康元年四月,封为襄阳王。永宁元年八月,立为皇太孙。太安元 年三月癸卯,薨,帝服齐衰期,谥曰冲太孙。

  史臣曰:愍怀挺岐嶷之姿,表夙成之质。武皇钟爱,既深诒厥之谋;天下归心, 颇有后来之望。及于继明宸极,守器春坊,四教不勤,三朝或阙,豹姿未变,凤德 已衰,信惑奸邪,疏斥正士,好屠酤之贱役,耽苑囿之佚游,可谓靡不有初,鲜克 有终者也。既而中宫凶忍,久怀危害之心,外戚谄谀,竞进谗邪之说;坎牲之谋已 构,毙犬之谮遂行;一人乏探隐之聪,百辟无争臣之节。遂使冤逾楚建,酷甚戾园。 虽复礼备哀荣,情深悯恸,亦何补于荼毒者哉!

  赞曰:愍怀聪颖,谅惟天挺。皇祖钟心,庶僚引领。震宫肇建,储德不恢。掇 蜂构隙,归胙生灾。既罹凶忍,徒望归来。

完善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公众号

© 2022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