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枢·卫气失常原文 原文

  黄帝曰:卫气之留于腹中,搐(别本作蓄)积不行,菀蕴不得常所,使人支胁胃中满,喘呼逆息者,何以去之?

  伯高曰:其气积于胸中者,上取之;积于腹中者,下取之;上下皆满者,旁取之。

  黄帝曰:取之奈何?

  伯高对曰:积于上(者),泻人迎、天突、喉中;积于下者,泻三里与气街;上下皆满者,上下取之,与季胁之下一寸;重者,鸡足取之。诊视其脉大而弦急,及绝不至者,及腹皮急甚者,不可刺也。

  黄帝曰:善。

  黄帝问于伯高曰:何以知皮肉、气血、筋骨之病也?

  伯高曰:色起两眉薄泽者,病在皮。唇色青黄赤白黑者,病在肌肉。营气濡然者,病在血气。目色青黄赤白黑者,病在筋。耳焦枯受尘垢,病在骨。

  黄帝曰:病形何如,取之奈何?

  伯高曰:夫百病变化,不可胜数,然皮有部,肉有柱,血气有输,(筋有结),骨有属。

  黄帝曰:愿闻其故。

  伯高曰:皮之部,输于四末。肉之柱,有臂胫诸阳分肉之间,与足少阴分间。血气之输,输于诸络,气血留居则盛而起。筋部,无阴无阳,无左无右,候病所在。骨之属者,骨空之所,以受益而益脑者也。

  黄帝曰:取之奈何?

  伯高曰:夫病变化,浮沉深浅,不可胜究(别本作穷),各在其处。病间者浅之,甚者深之;间者小之,甚者众之。随变而调气,故曰上工。

  黄帝问于伯高曰:人之肥瘦、大小、温寒(别本作:寒温),有老壮少小,别之奈何?

  伯高对曰:人年五十已上为老,二十已上为壮,十八已上(别本作下)为少,六岁已上(别本作下)为小。

  黄帝曰:何以度知其肥瘦?

  伯高曰:人有肥、有膏、有肉。

  黄帝曰:别此奈何?

  伯高曰:腘(别本作䐃)肉坚,皮满者,肥。腘(别本作䐃)肉不坚,皮缓者,膏。皮肉不相离者,肉。

  黄帝曰:身之寒温何如?

  伯高:膏者,其肉淖而粗理者,身寒;细理者,身热。脂者,其肉坚,细理者热;粗理者寒。

  黄帝曰:其肥瘦大小奈何?

  伯高曰:膏者,多气而皮纵缓,故能纵腹垂腴。肉者,身体容大。脂者,其身收小。

  黄帝曰:三者之气血多少何如?

  伯高曰:膏者,多气,多气者热,热者耐寒。肉者,多血则充形,充形则平。脂者,其血清,气滑少,故不能大。此别于众人者也。

  黄帝曰:众人奈何?

  伯高曰:众人皮肉脂膏不能相加也,血与气不能相多,故其形不小不大,各自称其身,命曰众人。

  黄帝曰:善。治之奈何?

  伯高曰:必先别其三形,血之多少,气之清浊,而后调之,治无失常经。是故,膏人纵腹垂腴;肉人者,上下容大;脂人者,虽脂不能大者。

完善

称尊长 勿呼名 对尊长 勿见能

公众号

© 2021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