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破军星第七

  破军星峰如走旗,前头高卓尾后低。两傍失险落坑陷,壁立侧裂形倾欹。

  不知此星出六府,上有三台为远祖。然后生出六曜星,贪巨禄文兼武辅。

  三台星辰号三阶,六星两两鱼眼挨。双尖双园双方样,却在高顶双安排。

  双尖定出贪狼去,方圆生出武巨来。上台中台下台出,行到六府文昌台。

  文昌六星如偃月,穿排六星似环玦。平顶上头生六星,六处微堆作凹凸。

  凹中微起似六星,生出九星若排列。破军受变九星殊,逐位生峰形象奇。

  山形在地星在天,星气下感祸福依。真星顿起真形了,枝叶皆是破禄随。

  真星虽云有三吉,三吉之余有辅弼。不知三吉不常生,百处观来无一实。

  盖缘不识破军星,只说走旗拖尾出。走旗拖尾是真形,若出尊星形变生。

  与君细论破军体,逐一随星种类名。贪狼破军如顿旗,一层一级如天梯。

  顶尖冲前有岩穴,伸颈犹如鸡作啼。顶头有带下岩去,引到平处如珠丝。

  欲断不断马蹄过,东西隐隐梭丝垂。三吉之星总如此,名为吉破地相宜。

  过坪过水皆如此,定有泉塘两夹随。贪下破军巨门去,去为垣局不须疑。

  巨门破军裂十字,顶上微园欹侧取。势如啄木上高枝,直上高崖石嘴露。

  此星出龙生鼎足,爪甲巉岩若鸡爪。此龙富贵生王侯,五换六移出宰辅。

  禄存破军在平顶,两胁蛇行肋微露。前如大木倒悬岩,独干生枝叶无数。

  叶中生出嫩枝条,又作高峰下坪去。当知为穴亦不远,护送不来作神宇。

  破军廉贞高崔巍,水流关峡声如雷。武曲破如破厨柜,身形臃肿崩倾势。

  前头走出鹅伸颈,岭上下来如象鼻。一高一下脚不尖,作穴乳头出富贵。

  辅星破军如幞头,两傍有脚如抛毬。弼星破军如鲤跃,行到坪中亦时卓。

  三三两两坪中行,直出身来横布脚。为神为庙为富贵,只看缠护细斟酌。

  缠多便是富贵龙,缠少只为钟鼓阁。九星皆有破禄文,三吉之形辅弼尊。

  平行穿珠巨门禄,关棹尖拖是 破军。吉星之下无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

  况是凶龙不为穴,只是闲行引过身。纵然有穴必是假,假穴如何保久寸。

  时师只说寻龙脉,来此峡内空低蹲。便指缠护为积气,或有远秀出他村。

  便说朝山朝水好,下了凶事自入门。只缘不识真龙性,前面必出星辰尊。

  尊星活了死龙骨,换去破军廉禄文。破军忽然横开帐,帐里戈旗出生旺。

  此龙出作将军形,前遇溪流为甲仗。破禄形象最为多,枝蔓悬延气少和。

  不为尖刀即剑戟,不作蛇行即抛梭。出逢六秀方位上,上与六气横天河。

  六气变生生六秀,凶星到此亦消磨。凶气消磨生吉气,定有星辰巨浪波。

  此是神仙绝妙法,不比寻常格地罗。与君略举大形势,举目一望江山助。

  天下江山万里遥,我见破军到处是。禄存文曲辅弼星,低小山形总相类。

  只有高山形象殊,略举大纲与君议。昆仑山脚出真颜,枝枝脚是破军山。

  连县走出瀚海北,风俗强悍人粗顽。生儿三岁学骑射,骨鲠刚方是此间。

  山来陇右尖如削,尽是狼峰高更卓。此处如何不出文,只为峰多反成浊。

  高山大陇峰多尖,不似平原一锥卓。行行退却大散关,百二河山在彼间。

  大缠大护到函谷,水出黄河如阙环。低平渐渐出熊耳,万里平原似如砥。

  大梁形势亦无山,到此寻龙何处是。识得星峰是等闲,平处寻龙最是难。

  若无河海与淮汉,渺渺茫茫不见由。河流冲击山断绝,即无石骨又无脉。

  君若到彼说星峰,一句不容三寸舌。黄河在北大江南,两水夹行势不绝。

  行到背面忽起峰,兖州东岳插天雄。分枝劈脉钟灵气,圣贤多在鲁邦中。

  自古英雄处西北,西北龙神少人识。紫微垣局太微宫,天市天垣太行东。

  南龙高枝过葱岭,黑铁二山雪峰盛。分出秦川及汉川,五岭分星入桂连。

  山行有断脉不断,直至江阴大海边。海门旺气连闽越,南水两夹同抱缠。

  此是海门南脉络,货财文武相交错。何处是贪何处文,何处认辩武曲尊。

  寻龙望气先寻脉,云雾多生是龙脊。春夏之交与二分,夜望云霓生处觅。

  云霓光生绝高顶,此是龙楼宝殿定。大脊微微云自生,雾气如多反难证。

  先寻龙气识正龙,却是枝龙观远应。此是神仙寻地法,百里罗城不为迥。

  如此然后论九星,要识九星观正形。因就正龙行脚处,认取破禄中间行。

  天下山山有破禄,破禄交横有地轴。禄存无禄只为关,破军不破只为栏。

  关拦之山作水口,必有罗星生水间。大河之中有砥柱,四川之口生灎滪。

  大孤小孤彭蠡前,采石金山作门户。更有焦山罗刹石,虽是罗星门不固。

  此是大寻罗星法,识者便知愚者误。吾若论及破军星,多是引龙兼作护。

  大龙须论大破军,小龙夹乱破禄文。廉贞多是作龙祖,辅弼随龙富贵分。

  廉贞若高龙不出,只是为应兼为门。请君看此州县间,何处不生水口山。

  水口关拦皆破禄,无脚交牙如叠环。或有横山如卧虎,或作重重如瓜瓠。

  禹整龙门透大河,便是当年关水处。太行走出河中府,河北河南关两所。

  大河北来曲射东,西山枕水如眠龙。马耳山枕大江口,绝无脚手为神妙。

  灵壁山来截淮河,更无一脚如横戈。海门二山锁二浙,两山相合如环玦。

  文廉生脚锁溜流,横在水中为两截。大关大锁数十重,定有罗星横截气。

  截在江河不许流,关内不知多少地。小罗小锁及小关,一州一县须有拦。

  十拦十锁百十里,定有王侯居此间。乡罗罗星小关锁,枕水如戈石横卧。

  但看无脚是关拦,重数多少分将佐。君如能识水口山,并识天戈并禄破。

完善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公众号

© 2023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