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之所贵,存我为贵;力之所贱,侵物为贱。然身非我有也,既生,不得不全之

摘自《列子·杨朱

解释:智慧之所以可贵,以能保存自己为贵;力量之所以低贱,以能侵害外物为贱。然而身体不是我所有的,既然出生了,便不能不保全它。
猜您喜欢

逢流星兮问路,顾我指兮从左。

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将古诗文随身携带

© 2021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